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营川1934 > 第二八七章 今天,是1935年的第一天 1

第二八七章 今天,是1935年的第一天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了,孙掌柜,当年你和我娘那么熟,一定知道她不少的事。我娘临终时候,给我留下了两柄匕首,有时间的话帮我瞧瞧,看看有没有什么我看不出来的含义。”
  
  “中村长官,金家乃高丽铸剑世家,常年为皇室铸造兵刃,留下的东西定是件件精品,孙某愿意为中村长官掌掌眼。”
  
  “这样就好,现在那两柄匕首在耿直那存放,哪天有时间我让他拿过来,给你好好看看。”中村樱子说道。
  
  “中村长官,择日不如撞日。反正耿少爷现在也在外面呆着,不如让他取来便是。等给你们都弄完头发,我就过去瞧瞧。”
  
  “这样也好。晓蕾姐,你出去跟耿直说一下,让他回宝和堂把匕首带过来。让他路上小心点,多带几个宪兵,少在外面呆着,快去快回,别让人偷袭了。”
  
  “看你关心的,生怕他出事了,知道了,中村长官。”说着,徐晓蕾起身离开了贵宾室。
  
  “中村长官,今早我看了报纸,耿直耿少爷被满洲国国务院授予四级景云勋章,成为满洲国华人学习的楷模和榜样,真是前途无量啊。”孙掌柜理着头发,说道。
  
  “别把他说的那么厉害,其实,耿直就是命好。最初,去北岸勘察龙骨,因为一条海蛇他救了我一命,没想到我疯狂地爱上了他,想着法把他拉到我身边,先是营川通讯商行襄理,再是营川矿业公司经理。这一次,因为伊藤大使被刺,生命垂危,又救了伊藤大使一命,被授予了景云勋章。再过些时日,营川商会换届,作为满洲国华人榜样的他成为新任商会会长也是众望所归。仅仅几个月,耿直就从宝和堂的二掌柜成为了营川商界领袖,满洲国华人的楷模。这不是命好还是什么?不过呢,我心里很清楚,他这个人是有底线的,让他实心实意地为帝国效忠,不可能的。”中村樱子叹了口气说道。
  
  “既然这样,那中村长官为何还这么器重他呢?”
  
  “为什么?他是我的男人,我不器重他还器重谁?总之,只要他不做损害帝国利益的事就行。大不了,只做我的保镖,天天跟着我便是。”中村樱子眯起眼睛,说道。
  
  中村樱子的一番话,听得孙朝琨感慨万千。
  
  这段时间,孙朝琨清楚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监视,当中还被川口仁和带去关东军情报组训话。幸好自己伪装的好,没有被叛徒认出来,才逃过一劫。自己的上线和下线都被切断,得到的消息都是报纸上的官方报道和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无法辨别真假。
  
  直到川口仁和被杀,关东军情报组群龙无首,这才撤掉了对自己的监视。
  
  不过,他清楚,尽管暂时撤掉了对自己的监视,可敌人对自己怀疑并没完全消除,自己与上下线联系,仍旧要十分谨慎,不能有半点马虎。
  
  听中村樱子的一番话,这段时间的事,他差不多听出了大概。
  
  伊藤明道被复兴社刺杀后受了重伤,耿直将他的救活,为此耿直得到了满洲国的四级景云勋章。不过,医治伊藤明道和被授予勋章,耿直都没有经过上级组织的同意便做了决定,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清楚上级组织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至少现在来看,上级组织十有八九,会派人来营川调查耿直这些事的。
  
  想到这里,孙朝琨说道:“中村长官,你和耿少爷定没定好日子呢?到时候,我也过去喝杯喜酒。”
  
  “定好了,农历二月二十四,从现在起,还有正好四个月。”
  
  “那就好,那就好。”孙朝琨笑道。
  
  不知为什么,尽管眼前的中村樱子是日本的军官,按理说是自己的敌人。可孙朝琨却对她没有一丝的恨意,相反,还时常关心她的冷暖。这些莫名的举动,孙朝琨也解释不清楚,也不像清楚。
  
  从某种意义上讲,耿直和中村樱子的婚事,上级组织也并没有批复,当时为了工作需要,上级组织同意耿直与中村樱子交往,可并没有说他们可以成亲。现在耿直与中村樱子成亲之日都定了,加上救治伊藤明道、被授勋章这些事赶到了一起,令孙朝琨对耿直有些担心起来。
  
  这时,徐晓蕾从外面又回到贵宾室,说道:“樱子,我跟耿直哥说好了,他回宝和堂去匕首了。”
  
  “行,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能回来了。晓蕾,我头发快弄好了,你过来看看怎么样。”中村樱子回头,跟徐晓蕾说道。
  
  徐晓蕾走到中村樱子身旁,看了看:“孙掌柜的手艺果然一流,经过他这么一打理,干净利落还不是柔美,樱子,比之前精神许多。”
  
  “我觉得也很好,孙掌柜,我这弄得差不多了,你给晓蕾姐弄头发吧。”
  
  “好嘞,我再给你吹吹风就好了。”孙朝琨笑着答道。
  
  不多时,中村樱子头发打理完,与徐晓蕾换了下座位,换上徐晓蕾坐到理发椅上。
  
  “徐小姐,你这是烫发呢,还是剪发?”孙朝琨将罩衣帮着徐晓蕾围上,问道。
  
  “烫发时间太长了,有时间再弄吧。我的发梢有些开叉,孙掌柜,你帮我打一打就行了。”
  
  “好的,徐小姐。上一次你的头发剪的太短,现在已经长长了,确实需要好好修修。”说着,孙掌柜便动起手来。
  
  坐在理发椅上的徐晓蕾,心里却一直在嘀咕着,现在不少事要跟孙掌柜沟通一下,不过中村樱子和宪兵都在屋里,自己该怎么和他说呢?
  
  这一个月来,自己和耿直一直没有与孙掌柜联系,孙掌柜也清楚自己的情况,没有主动找他们联系。这一段时间,基本都是他与耿直孤军奋战。唯一能帮上他们忙的,就是张一手一家。正常来说,这样长期与组织失去联系是不合适的。
  
  一个月来,除了耿直用藏在办公室的电台,向上级组织通报了救治伊藤明道、被授景云勋章经过,及要除掉川口仁和计划外,没有再与上级组织进行联系。耿直的信息发出后,上级组织的回复也没有收到。按之前,自己在瑞昌成收到的贺卡内容,上级组织会派人到营川调查耿直的相关事宜。上级组织派来的人究竟到没到营川,自己也不清楚。
  
  利好的是,川口仁和被杀,至少短时间内,孙掌柜又可以展开工作了。不过,中村樱子出于避嫌的想法,也可能是没有完全排除对孙掌柜的怀疑,并不让自己与耿直和孙掌柜直接接触。如果自己或是耿直主动联系孙掌柜了,中村樱子定会有所察觉,那样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看来,没有特别好的机会,自己和耿直不能与孙掌柜直接联系。可这样的话,上级组织的任务和安排就不能第一时间传达给自己,这该如何是好?
  
  徐晓蕾又想到张一手一家,如果能让张一手的儿子张天翼到红光理发店做学徒,借助张一手一家,自己和耿直与孙掌柜这条线就又穿起来了。不过,现在张一手一家并不知道孙掌柜的身份,按地下组织单线联系的纪律原则,未经上级同意,是不能破坏这种单线联系的。万一当中出了什么状况,那营川的地下组织,将承受灭顶之灾。
  
  徐晓蕾又闭上眼睛,看起来似乎在闭目养神,实际上内心在不停地思量着。与其这样干耗着,莫不如想些办法。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一段时间,张一手、金桂娘包括他们的儿子张天翼为自己和耿直做了很多事,能感受到他们对这份事业的忠诚和用心,也有能力承担起这样的重担。现在这种局面,不能再瞻前顾后,需要自己当机立断。想到这里,本来翻江倒海的内心反倒渐渐平静下来。
  
  就在这时,耿直敲门进到贵宾室,对坐在一旁的中村樱子说道:“樱子,匕首我取来了。”
  
  “匕首你先拿着,一会儿弄完了,你给孙掌柜看看。我和晓蕾还没弄完呢,你怎么就进来了,在外面等着吧。”中村樱子道。
  
  “你说的话,我不得马上就办,我不是怕你着急吗。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怪闷的,就进来了。”耿直向孙朝琨望了望,说道。
  
  “行了,你在边上坐着吧,等晓蕾弄完头发,你再把头发剪好,再让孙掌柜看看也不迟。”
  
  “那我就坐下了。”说着,耿直挨着中村樱子坐了下来。
  
  贵宾室并不大,座椅位置也很小,两个人坐在那里,确实有些挤了。虽然中村樱子每晚都与耿直耳鬓厮磨,不分你我。不过,现在毕竟是在白天,边上还有两名宪兵在,如此暧昧,确实有些不妥。
  
  无奈,中村樱子对站在墙根的两名士兵说道:“你们先去门口站着,我不叫你们,就先不用进来了。”
  
  两名宪兵听到中村樱子的命令,连忙应声道:“骇!中村长官。”
  
  见士兵走出房门,中村樱子娇斥道:“以后大白天的,别往我身上凑乎,让人看了多不好。”
  
  “樱子,是你让我坐在这的,怎么还埋怨起我来了。再说,咱们也是要成亲的人了,坐在一起又有什么的。”
  
  “你现在怎么脸皮越来越厚了,说话一套一套的。”
  
  “你看看,以前是你总说我离你远的,现在离你近了,你还不乐意了。”耿直说道。
  
  “反正你怎么说都有理。昨天晚上可能是没睡好,今天怎么这么困啊。”中村樱子靠在这耿直,说道。
  
  “这屋子太小了,坐着容易犯困。”说着,耿直将中村樱子的头往自己身上又靠了靠。不大会儿功夫,中村樱子闭上了眼睛,靠着耿直睡着了。
  
  耿直见状,摇了摇中村樱子,凑在她耳边说道:“樱子,樱子。”
  
  中村樱子却没有什么反应,一动不动。耿直确定中村樱子已经睡着,冲正在为徐晓蕾理发的孙朝琨小声说道:“孙掌柜,时间不多,咱们有些事,一起碰一下。”
  
  孙朝琨听到耿直的话,连忙转过身来,见中村樱子已经靠在耿直身上睡着,问道:“中村樱子,睡着了?”
  
  “睡着了。”耿直回答道。
  
  取匕首的路上,耿直就在想,如何跟孙掌柜联系上。中村樱子现在的举动,其实就是对孙掌柜还没有完全解除怀疑,如果自己或者徐晓蕾冒险与孙掌柜联络,很容易被中村樱子发现。思来想去,耿直摸了摸怀中的药手帕,有了主意。
  
  这个催眠的药手帕,除了上一次佯攻龙骨展示区的时候对中村樱子用过一回,就再没有用过。中村樱子毕竟也是学医出身,如果没有缘由莫名其妙地睡着了,多少会引起她的怀疑。何况,中村樱子还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催眠手帕。
  
  不过,因为说话今天不去上班,昨天晚上少了些节制,翻来覆去的折腾,亲热了很长时间。加上密闭空间,人呆长了会嗜睡,二者兼之,中村樱子就不会太怀疑了。
  
  于是,等他回到贵宾室,先设法将守卫支走。耿直便拿出了药手帕,没用多久,中村樱子便沉沉入睡了。因为徐晓蕾和孙朝琨离的较远,对他们影响倒不大。
  
  “耿直哥,樱子不会发现吧?”徐晓蕾将理发椅转了过来,问道。
  
  “不会的,一会儿她醒了,你也说睡了,她就不会怀疑了。”
  
  耿直说完,转向孙朝琨接着说道:“孙掌柜,时间有限,只能长话短说,这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我不说你也清楚。不过,我以我的党性向组织保证,我没有背叛革命。之前,我已经通过藏在办公室里的电台,向上级组织解释了医治伊藤明道和接受勋章的事,并且将刺杀川口仁和的计划也向上级组织做了汇报。川口仁和被杀之后,短时间应该不会有人对你继续监视,你可以重新开展工作了。不过,樱子不允许我和晓蕾单独与你见面,现在要做的,就是我们在不见面的前提下,尽快有一个新的联络方式。”
  
  “这个我明白,刚才我也一直也在想办法。”孙朝琨说道。
  
  “不用想了,我有办法。”徐晓蕾说道。
  
  “什么办法?”
  
  “明天,你在门口挂一个招收徒弟的牌子出去。现在红光理发店生意还算红火,招收学员没人会怀疑。我让张一手的儿子张天翼到你这做学徒,你要是有消息需要传递给我们的话,你就通过张天翼传到我们手里,安全起见,你可以用密函方式。我们有事,也通过他转给你。这样的话,我们无需见面,也能有效传递消息了”徐晓蕾说道。
  
  “这倒是个好办法。”耿直点了点头。
  
  “可是,这个张天翼毕竟是个孩子,需不需要考察一下?”孙朝琨说道。
  
  “没时间了,现在只能用人不疑,我相信张天翼能完成好任务的。另外,之前上级组织通过密函与我联系,要派人到营川,来调查耿直的问题。现在营川城包括关东军、日本海军、特高课、海军情报处、关东军情报组在内的日本军方各种势力盘踞于此,眼线众多,我不建议组织派人到营川。如果一定要派人的话,也不要与我们直接接触,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那好,我立即与上级组织联系。大先生,你要和中村樱子成亲,这件事也要经过上级组织同意才行。他毕竟是日本人,还是日本特务。再说,你和小先生已经有了婚约,地下党是一夫一妻的,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妥。”孙朝琨说道。
  
  “孙掌柜,中村樱子现在就是我和大先生在营川城最大的靠山,我们离不开她,离开她了,地下工作将无法开展。如果不符合组织原则的话,我可以先不与大先生成亲。待大先生与樱子的事了结之后,在做定夺,这样的话,大先生和中村樱子就没有障碍了。”
  
  “这?”孙朝琨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行了,樱子不能睡太长时间,你们接着剪头发,今天就谈到这里,以后咱们的联络就通过张天翼来做了。还有,招学徒就多招几个进来,别让人怀疑。如果这边经费紧张,我和小先生想办法为你解决。”耿直说道。
  
  “好的大先生,那小先生,咱们接着剪吧。”孙朝琨说道。
  
  耿直见孙朝琨又开始为徐晓蕾剪发,便用手揉起了中村樱子百会穴。不多时,靠在他身上的中村樱子眼睛眨一眨睁开了。
  
  “我怎么睡着了。”中村樱子坐了起来,摇了摇头,精神了一下。
  
  “屋子太小,人太多,估计你们晚上睡得也不好,徐小姐这剪剪头也睡着了。”孙朝琨说道。
  
  见徐晓蕾也闭着眼睛,中村樱子对耿直说道:“还说不怨你,你看,晓蕾和我一样,也困了吧。”
  
  “行,都怨我还不行吗。你要是还困,就靠着我再睡一会儿,晓蕾剪完头发,你跟她出去坐一会儿,精神精神。”
  
  “也好,这屋里连个窗户都没有,坐着确实憋屈。”中村樱子靠在耿直的肩上,说道。
  
  不多时,徐晓蕾的头发也理完了。中村樱子便和徐晓蕾一起出了屋,让刚才在贵宾室里的那两个宪兵又进到屋里,和耿直、孙朝琨呆在一起。
  
  徐晓蕾和中村樱子在靠着窗户的沙发坐了下来,徐晓蕾小声问道:“樱子,你这总这么困,是不是有了?”
  
  “不能吧,估计就是没睡好。不过,离上次来事已经一个多月了,我的一向很准,弄得我心里有点慌。我现在也不敢去看,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在等个月八的,要是还没来,我就去看看。”中村樱子说道。
  
  “要是有了,你可就得偿所愿了。”徐晓蕾笑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