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诸天从心录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九门来人

第一百五十五章 九门来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三天,早些时日里老道士让吴三省,张起灵两人联系的老九门中吴家和张家的掌门人约定到来的时间也到了。
  
  这三天中老道士不顾身份,年纪磨着秦玄,终于从秦玄手中磨出了一门术法——裂字成符。
  
  裂字成符乃是儒家大神通微言大义,和神道的神通金口玉言,也就是俗称的言灵术创造的一门小法术。
  
  道教画符本就是为了以符咒借来神道众神的神力,以发挥众神神职赋予的神通。秦玄这裂字成符之术就是借用书中先贤大能们的力量,再加上无数年来于人间流传积累的人间信仰,信念之力发挥效用的法术。
  
  毕竟是阵符的开创者,丹器的创始人,开创一个小法术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这术法倒也是契合老道士就是了,毕竟老道士9早些年是前朝秀才,后来又入了奇门,改行当了道士。
  
  却又走遍天下,儒释道三家经典都读过,这普天之下也就儒释道三家经典聚齐了大量的信仰之力,用来裂字成符正好。
  
  不过这三个毕竟是过去的东西,放在现代并不何用,所以老道士也听过秦玄的讲解之后,竟然延伸出了新的用法,借用国运大势来让裂字成符起效,效果比起儒释道三家经文还好用。
  
  于是秦玄一脸懵逼的神情看着老道士借着下山学校建筑队的功夫,买上了一堆书,最明显的便是摆在书籍最上面的小红册子——《***语录》,以及语录下的《***思想》和《***理论》,再往下竟然还有熊国语的《***宣言》和鹰国语的《**宣言》。
  
  (懂得都懂,提前说明这里不存在用伟人消遣娱乐的事,这是很严肃的话题,我特意隐去了名姓,别瞎说,仅以我个人名义表达对伟人的崇敬。)
  
  倒还真的是与时俱进的道长,看外文原版都没有问题,由此可见当年老道士的经历有多丰富。
  
  老道士看熊国语原版的《***宣言》的时候,正巧叶东平也来过,一抬头就看见了他这个前华清大学也不曾认识的语言,顿时对老道士当年华清教书的事信了一半。
  
  大清早的,秦玄盘坐在麻衣观大殿之上,对着太阳引动太阳的先天紫极之气,炼化为自身法力,话说回来,这一次因为只是封印,秦玄也没按照原来的《道德真经》修炼,反而改修了传闻中诸天万界传播最广的功法《练气诀》。
  
  不过经过他的多次魔改,如今已经变成了《炼太阳紫气太阴玄气真诀》,听名就知道这东西是炼化日月精华修炼的。
  
  一般人也修不了,毕竟太阳紫气是极阳,太阴玄气是极阴,无论是极阳,极阴都会对灵魂,元神产生影响。
  
  秦玄能修炼完全是托了天道封印的福,规则封锁了他的法力,元神,肉身,这也导致他的法力,元神,肉身不会被外物影响。天道之力啊,别说是这个中千世界,就是洪荒太阳之力也损坏不得。
  
  秦玄到了这个时候才明白为什么《练气诀》能和《金刚经》,《道德经》,《圣经》并称于诸天万界之中。
  
  《练气诀》的适配性是真的高,不管是什么东西,只要想炼就能炼,完全无门槛。而且最重要的是,《练气诀》支持改编,各种改编,光是秦玄自己就依托《练气诀》为根本改了好几个版本,给纪宁的,给老道士的,给他自己的,还有压箱底试手编写着玩的。
  
  不愧是练气功法之首,号称仙道根基之术,《练气诀》的地位在秦玄眼中几乎超过了神通。
  
  至于老道士,则是在院子中正在以一口纯粹的圣彼得堡口音大声的朗读着《***宣言》,意图要在裂字成符的基础上,拆出熊文字母成符。
  
  另一边张起灵却是没什么感觉,盘坐在一边,学着这几天从老道士那里得来的调息手段,想要借用养气之法找回自己的记忆。一点也不担心张家的“掌门人”到来。
  
  吴三省却在一边慌慌张张,说实在的他其实挺讨厌老道士这种找家长的事的,吴老狗去世多年,如今在吴家真正还从事盗墓行业的唯有吴三省一人。
  
  吴老狗三个儿子,大儿子吴一穷成了一位地质工程师,曾拜师华国有名的地质学家庄老先生,跟随着庄老先生的遗志,从南方去了北方做地质勘探,七十年代末期才回杭州,娶了杭州官宦人家的女儿,生子吴邪。
  
  可以说吴一穷的工作和盗墓是一点边也占不上,而且也因为常年不在家,出去做地质研究,所以也不怎么管吴家的事。不过吴二白,吴三省都挺敬重这个大哥的。
  
  吴三省的二哥吴二白虽然也不是吴家掌门人,看似只经营了一家茶馆,实际上还经营着吴家的盘口,是吴家真正掌管财政大权的人。
  
  吴三省就是当今的吴家掌门人,也是吴家唯一还在从事盗墓的人,开了一家古玩店用来销赃,实际上这年头古玩店并不好开张,糊口都困难,完全是靠吴二白也就是他二哥接济。
  
  好不容易,费尽心思在国家考古队挂了个名,谁知道考古队里势力复杂,一只脚踏入了九门遗祸,如今正被追杀。
  
  好不容易得了张家张副官张日山的口信来这个麻衣观寻求帮助,躲几天清净,结果就遇见这么个事。
  
  这事儿要是起因在老道士身上还好办,结果这事起因还是他竟然对老道士起了杀心。起了杀心也就罢了,还被人家知道了。
  
  被人知道也不算啥,主要是他还打不过人家。这要是在古时候江湖里,别说老道士直接杀人,就是千刀万剐,暴尸荒野,在拿着他的脑袋去吴家问罪也是可以的。
  
  只是如今进入了新时代,杀人犯法,老道士虽然有法子钻空子,但是看在张副官的面子上也同意谈条件了。
  
  吴三省已经预见了自己在不就得将来,没了他二哥的自助,他吴家三爷没吃没喝,流落街头的惨状,哪怕不至于如此,他的探索长生之旅恐怕要停滞一段时间了。
  
  大日已经完全升起,先天紫气已经消失,秦玄轻轻从房上一踩,一个接力便从天而降,显得潇洒自然。
  
  老道士扭过头,“道友大功告成了?”看到也知道秦玄这几天在实验新的功法,效果却一直不太满意。
  
  “没有,只是有客人将至,我总不好再接着修炼了。”秦玄看着门口,似乎已经看见了来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